神的话
订阅本刊,获取免费文章

“离开身体与主同住” (PDF) PDF版本

“离开身体与主同住”



在哥林多后5:6-8,我们读到:

哥林多后5:6-8
“所以我们时常坦然无惧、并且晓得我们住在身内便与主相离。因我们行事为人、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我们坦然无惧、是更愿意离开身体与主同住。”

对许多人来说,这句“离开身体与主同住”指的是,当一个人死后立即与主同在。然而,当我们仔细阅读,就知道这不是经文的意思。其实它要表达的是“我们。。。愿意离开身体与主同住”。“我们愿意”这句话表示这段经文在说一个意志,一个愿望,这不是指愿意死,而是“愿意离开身体与主同住”。要得到这句话的全面和清晰的了解,我们就必须先查考其处境。我们可以从一开始就决定,它绝对不是意味当一个人死了,他立即与主同在,因这将会与帖撒罗尼迦前4:15-17成为一个鲜明的矛盾:

帖撒罗尼迦前4:15-17
”我们现在照主的话告诉你们一件事.我们这活着还存留到主降临的人、断不能在那已经睡了的人之先. 因为主必亲自从天降临、有呼叫的声音、和天使长的声音、又有 神的号吹响.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以后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必和他们一同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这样(既以这样的方式、死了的基督徒的复活和活着的基督徒身体的改变)我们就要和主永远同在。

如果哥林多后书5:6-8 说,一个人死了他立刻就与主同在,那么在帖撒罗尼迦前4:15-17,同一位神怎么说“这样(既复活和身体的改变)我们就要和主永远同在?”显然的,要不是圣经出错(当然这不可能),就是对哥林多后书5:6-8的错误诠释。我们研究它的处境就知道是后者。

因此,从哥林多后4:13 -15 节我们读到:

哥林多后4:13-14
“但我们既有信心、正如经上记着说、『我因信、所以如此说话。』我们也信、所以也说话.自己知道、那叫主耶稣复活的、也必叫我们与耶稣一同复活、并且叫我们与你们一同站在他面前。”

保罗藉着启示知道不是一个人死后继续与其他死人住在一起。反而,他知道和教导的是:“那叫主耶稣复活的、也必叫我们与耶稣一同复活、并且叫我们与你们一同站在他面前”。保罗过去等待而仍在等待复活,与这些哥林多信徒一同站在他面前。他最后一次看到他们是在他最后一次访问哥林多时,以后 他会再看到他们时将是当他和他们复活了,与所有还活着的信徒在空中与主同在。因此,显然这段经文的处境不关于死亡,正好相反,它是指死人从死里复活。但是,让我们继续:

哥林多后4:18-5:4
“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我们原知道、我们这地上的帐棚若拆毁了、必得神所造、不是人手所造、在天上永存的房屋。我们在这帐棚里叹息、深想得那从天上来的房屋、好像穿上衣服.倘若穿上、被遇见的时候就不至于赤身了。们在这帐棚里、叹息劳苦、并非愿意脱下这个、乃是愿意穿上那个、好叫这必死的被生命吞灭了。”

当这段经文说到“帐棚”和一个“房屋”,显然它并不意味死气沉沉的物理结构。不可能以一个真正的房屋当作“穿上衣服”,也不可能以改变它而“好叫这必死的被生命吞灭了”。因此,当上面这段经文使用“房屋”和“帐棚”这些词,它们是意味有生命的架构和有生命的房屋。换句话说,它们的使用是意味有一个身体,依我们所知,是我们生命的“房屋”1。这也肯定了这段经文下面引起争议的经节 6-8,它也说到身体。由于上述的经文(和其他经文 - 见下文)告诉我们有两种身体。一个是地上的身体或房屋,我们渴望以另外的属天的身体或房屋来代替它。这经文说,当我们穿上我们天上的身体时,“这必死的被生命吞灭了”。哥林多前书15:35-58所说的完全相同。从44节起,我们读到:

哥林多前15:44-54
“所种的是血气(灵魂)的身体、复活的是灵性的身体.若有血气的身体、也必有灵性的身体。经上也是这样记着说、『首先的人亚当、成了有灵的活人。』〔灵或作血气〕末后的亚当、成了叫人活的灵。但属灵的(身体)不在在先、属血气的(身体)在先.以后才有属灵的。头一个人是出于地、乃属土.第二个人是出于天。那属土的(怎样、凡属土(天然的身体)的也就怎样.属天的怎样、凡属天(属天的,属灵的身体)也就怎样。我们既有属土的形状、将来也必有属天(的形状。弟兄们、我告诉你们说、血肉之体、不能承受 神的国.必朽坏的、不能承受不朽坏的。我如今把一件奥秘的事告诉你们.我们不是都要睡觉、乃是都要改变、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因号筒要响、死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我们也要改变这必朽坏的、总要变成不朽坏的.〔变成原文作穿下同〕这必死的、总要变成不死的。这必朽坏的、既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既变成不死的.那时经上所记、死被得胜吞灭的话就应验了。”

什么时侯“死被得胜吞灭” (哥林多前5:54)?什么时候“这必死的被生命吞灭了”(哥林多后5:4)?两段经文的答案是很清楚的:当“这必朽坏的、既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既变成不死的”,这种情况就会发生。当这“属地”的房屋(哥林多后5:1)或血肉之体(哥林多前15:44)被天上的房屋(哥林多后5:2)或属灵的身体(哥林多前15:44)取代,这就会发生。这是在主再来时会发生的事(帖撒罗尼迦前4:15-17)。 如哥林多前15:52-54告诉我们,“那时(唯有那时)经上所记、死被得胜吞灭的话就应验了。”

从上述,我们应该清楚知道,引起争论的哥林多前书5:6-8的处境不是说死亡是一个盼望,而是身体的改变,从属地成为属天,从血气成为属灵。我们已看到,这将会发生在主再来的日子。记住这一点,然后让我们重读6-8节:

哥林多后5:6-8
“所以我们时常坦然无惧、并且晓得我们住在身内(属地的身体)便与主相离(我们需要属天的身体才能与他同在)。因我们行事为人、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我们坦然无惧、是更愿意离开身体(属地的身体)与主同住。”

在这个身体里,我们与主相离。因此,我们想离开这个属地的身体吗?当然是,“血肉之体、不能承受神的国.必朽坏的、不能承受不朽坏的”。这是否意味我们想死吗?当然不是。有哪段经文提到类似的事情呢?相反,哥林多后5:4明确表示:“我们。。。并非愿意脱下这个、乃是愿意穿上那个”。因此,我们真正的愿望不是死(“脱下”);虽然我们可能离开属地的身体,我们也将与主相离,我们也不会有属天的身体。反观,我们真正的愿望应该是“穿上”我们属天的身体,放弃目前属地的身体。只有当我们属地的身体被我们属天的身体取代时,我们才会与主同在(帖撒罗尼迦后4:17)。何时会出现这种情况?哥林多前15说得很清楚:“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因号筒要响、死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我们也要改变这必朽坏的、总要变成不朽坏的.〔变成原文作穿下同〕这必死的、总要变成不死的。这必朽坏的、既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既变成不死的.那时经上所记、死被得胜吞灭的话就应验了。“

阿门!

 

Anastasios Kioulachoglou

 



脚注

1. 这也是彼得后1:13-14 用“帐棚”这词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