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话
订阅本刊,获取免费文章

施洗约翰: 一位  神的将领 (PDF) PDF版本

施洗约翰: 一位 神的将领



我最近读的一本书:“神的将领” (英文版)。对没读过的人而言,这是一本有关讨论19世纪和20世纪著名的传道者们的书。它以传记体载述每位传道者一生的起落,作者分别予以评注。受此影响,今天我想讨论圣经中最广为人知的 神的将领之一:施洗约翰。

1. 圣经里的人物: 不是超人

我相信是 神立意要将约翰、保罗、以利亚这些人记载于圣经里以他们的一生为例来教导我们。很多人认为这些人就像超人一样, 只有一点或完全不像我们。然而,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如同雅各布特别说到伊莱贾是这么说的:

雅各书五章17节
“以利亚与我们是同样性情的人”

还有当哥尼流俯伏在彼得脚前要拜他的时候,彼得对他说:

使徒行传十章26节
你起来,我自己也不过是人。

稍早之前,当众人定睛看彼得与约翰治好一个瘸腿的人的时候,彼得说道:

使徒行传三章11-13节, 16节
“…为甚么定睛看我们,以为我们凭自己的能力和虔诚使这人行走呢?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就是我们列祖的神,已经荣耀了他的僕人耶稣…因信他的名,他的名使你们所看见所认识的这人健壮了;”

我们在圣经所读到的这些人,神藉着他们都做了令人惊奇的事工。但他们可不是什么超人。他们只是一般人“以利亚与我们是同样性情的人” (雅各书五章17节)。如保罗在哥林多后书三章4-6节中所说:

“我们藉着基督才对神有这样的信心。并不是我们凭自己配做甚么事,我们之所以配做是出于神;他使我们能配作新约的执事,不是文字上的约,而是圣灵的约;因为文字使人死,圣灵能使人活。”

我们的能力是来自于 神。约翰、保罗、彼得、以利亚的“能力” 和我们都是一样的。要做 神所差派的工不需要是超人或具有超能力。无论现在或是过去与 神同工的人,真正具有超能力的唯有

2. 施洗约翰: 他的召唤

简短介绍过后,让我们回到施洗约翰。天使对他的父亲宣布他的出世,这样说他:

路加一章15-17节
“他在主面前将要为大,淡酒烈酒都不喝,从母腹裏就被圣灵充满。他要使许多以色列人回转,归于主—他们的神。他将有以利亚的精神和能力,走在主的前面,叫父亲的心转向儿女,叫悖逆的人转向义人的智慧,又为主预备迎接他的百姓。”

耶稣随后也说道:

马太十一章9-11a节
“你们出去究竟是要看甚么?是先知吗?是的,我告诉你们,他比先知大多了。这个人就是经上所说的:『看哪,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你面前, 他要在你前面为你预备道路。』我实在告诉你们,凡女子所生的,没有一个比施洗约翰;”

约翰“他在主面前将要为大” (路加一章15节)。凡女子所生的,没有一个比施洗约翰大。约翰的一生是为了一个召唤而生。他是主耶稣基督的先驱者。“为主预备迎接他的百姓”(路加一章17节)。他要完成一项任务,甚至早在他降世前就已预定好了。然而,事实上不仅只有他如此。我们也都一样。如同经上所说,我们也都早被 神给预定 (罗马书八章29节) 并且我们每一个人都被 神预定在基督的身体中要各施其职(哥林多前书十二章8节)。就像约翰的职份就是要为基督预备道路,而这份工是由 神预定好的, 所以我们在这身体中也有 神选召我们为我们各人安排好的职份。我们不是偶然到这世上来的。相反地,我们或许不是被众所皆知,但天父绝对知晓我们。

3. 施洗约翰:在旷野中

关于约翰开始传教前的记述并不多。路加一章80节对这一时期做了下述总结:

路加一章80节
“这孩子渐渐长大,心灵坚强,住在旷野,直到他在以色列人面前公开出现的日子。”

约翰一直在旷野中直到他在以色列人面前公开出现的日子。最起初他曾有过一个呼召。然而,对此呼召显现也有特定的时间。我们在基督的身体里都各有一个功用,却只有 神能界定这些不同的功用要如何显现。如哥林多前书十二章18节所说:

哥林多前书十二章18节
“但现在神随自己的意思把肢体一一安置在身体上了。”

你无需在基督的身体里找位置。 神已经随自己的意思将你安置在身体上了。祂已经为你设计好功用, 并以此功用制定你该做的事。此外, 祂也制定好你该如何以此功用行事。约翰的呼召是为主预备道路况且他很早就明白自己的任务。有人想象若是自己一旦知道该做什么事, 他或许就停下手边的事而展开传道了。然而,约翰却只在”神的话临到他”之后才这么做(路加三章1-6节)。唯有在得到主的话以后,他才往前做被吩咐的事。事实就如路加三章1-6节告诉我们的:

路加三章1-6节
“凯撒提庇留在位第十五年,本丢.彼拉多作犹太总督,希律作加利利分封的王,他兄弟腓力作以土利亚和特拉可尼地区分封的王,吕撒聂作亚比利尼分封的王,亚那和该亚法作大祭司。那时,撒迦利亚的儿子约翰在旷野裏,神的话临到他。(神的话临到他之后)他就走遍约旦河一带地方,宣讲悔改的洗礼,使罪得赦。正如以赛亚先知书上所记的话:「在旷野有声音唿喊着:预备主的道,修直他的路!一切山洼都要填满;大小山冈都要削平!弯弯曲曲的地方要改为笔直;高高低低的道路要改为平坦!凡血肉之躯的,都要看见神的救恩!”

约翰被 神指定一个特别的功用。他是主耶稣基督的先驱者,要为主预备道路,并且要传悔改的洗礼。他能够从起初就一路进行下去并且有可能以自己认为最好的方式来完成被托付的使命。他有可能想出千百种方法,如何以更好的方法来完成他的使命。可他没这么做。反之他是等到 神的话临到他以后。一旦 神交待给他, 不作二想,他立即就做被吩咐的事:对罪人传讲施行悔改的洗礼。神指定我们在基督的身体里各有一个特定的功用,也制定我们该如何运用并施行什么样的事。约翰只在“神的话临到他” 后才开始传道 (路加三章:2节) 。此事发生于…旷野中。这就是约翰的”培训中心我们可能怎样也无法欣赏这样的培训期,旷野,也许真是 神多次要用来培训我们的地方。然后,当肉体和行动都受折磨后,在”旷野”中,我们蓄势待发,并非是做我们自认该为 神做的工,乃是做 神从起初召唤我们要做的工。

4. 施洗约翰: 众人涌向他

路加福音续写道:

路加三章7-9节
“约翰对那出来要受他洗的众人说:「毒蛇的孽种啊,谁指示你们逃避那将要来的愤怒呢?你们要结出果子来,和悔改的心相称。不要自己心裏说:『我们有亚伯拉罕为祖宗。』我告诉你们,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现在斧子已经放在树根上,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砍下来,丢在火裏。”

“众人出來要受约翰的洗”。约翰无意去吸引这些群众。可确定的是,当他称他们是“毒蛇的孽种”时并不是卖弄辞令。显而易见的,他压根没打算讨好他们。相反的,他说的是 神要他说的话并且是 神要他以这样的口气去说的。

约翰按 神所指示他的去行,所传的道蓬勃发展起来。他没有行任何神迹〈约翰十章4节〉, 因为毫无记载。他也不为自己宣传。然而众人都知道他们遇见先知了。时下有不少人会到处宣传自己说“我是个夫子”或“我是个先知”。约翰都没这么做。他并不以先知的身份自我张扬。事实上,你绝对见不到他以先知自许。然而众人偏就知道了。主耶稣也肯定他的身份。

约翰若是活在今日,也许有数百万人会涌向他。只是, 这些群众并不是约翰追求的重点。当他的传道达到巅峰之际,众人都到他那里并且开始认为他可能就是那位基督的时候, 约翰就“承认并不隐瞒”〈约翰一章20节〉:

约翰一章20-23节
“他就承认,并不隐瞒,承认说:「我不是基督。」他们又问他:「那么,你是谁?是以利亚吗?」他说:「我不是。」「是那位先知吗?」他回答:「不是。」于是他们对他说:「你到底是谁,好让我们回覆差我们来的人。你说,你自己是谁?」他说:「我就是那在旷野呼喊的声音:修直主的道。」正如以赛亚先知所说的。”

尽管以利亚或先知这样的称谓很适合他,但约翰毫无利用基督、以利亚或先知这些称谓的打算。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在于他所做的是被吩咐要做的。他纯然就是那在旷野呼喊的声音。我们所关心的不应该是头衔或称谓,而要专心在 神要我们做的事,不管是什么样的事也不管要被称呼为什么。

5. 施洗约翰:他的传道终点

约翰是相当受欢迎的。他非常出名 … 直至耶稣开始传道为止。好像从主耶稣开始传道以后,约翰所传的就到了终点。一度曾广受欢迎的传道者如今眼见群众离开自己去跟随主。他的反应是什么?约翰三章告诉我们:

约翰三章26-30节
“就来见约翰,对他说:「拉比,从前同你在约旦河的东边,你所见证的那位,你看,他在施洗,众人都到他那裏去了。」约翰回答说:「若不是从天上赐的,人就不能得到甚么。你们自己可以为我作见证,我曾说,我不是基督,只是奉差遣在他前面开路的。娶新娘的是新郎;新郎的朋友站在一旁听,一听见新郎的声音就欢喜快乐。因此,我这喜乐得以满足了。他必兴旺;我必衰微。」”

约翰因不追求众人的跟随,所以眼见自己传道工作衰微时不会觉得不安。他甚至因意识所传的道使众人都归到基督那里而感到喜乐。最后约翰被下到监里并被砍了头。正如希伯来书十一章所说那些和他一样殉道而死的:

希伯来书十一章35-38节
“又有人忍受严刑,拒绝被释放,为要得着更美好的復活。又有人忍受戏弄、鞭打、捆锁、监禁、各等的磨炼;他们被石头打死,被锯锯死,被刀杀,披着绵羊山羊的皮各处奔跑,受贫穷、患难、虐待。这世界配不上他们,他们在旷野、山岭、山洞、地穴,飘流无定。”

约翰 – 和希伯来书十一章35-38节中叙述的这些人一样,也像我们一样是个平常人。只是, 他下定决心要完成 神呼召他所做的事。他本可以拒绝而去过按自己的年岁该过的生活(他正要迈进三十岁!)。这一来就轻松多了。不是么?然而,他宁可跟随 神。身为一个基督徒,你可能常会面临许多困难处,只有窄路可行。遇到这些时期, 你唯有将自己的视线全然投注在主耶稣基督身上才能站立得稳。如希伯来书再次说道:

希伯来书十二章1-2节:
“以坚忍的心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仰望我们信心的创始成终者耶稣,他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如今已坐在神宝座的右边。”

在属灵的场径奔跑只有仰望着耶稣基督。不是顾念那看得见的, 乃是要顾念那看不见的永恒。

哥林多后书四章18节
“因为我们不是顾念看得见的,而是顾念看不见的;原来看得见的是暂时的,看不见的才是永远的。”

这便是约翰所做的,也是我们当效法做的。

Anastasios Kioulachogl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