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话
订阅本刊,获取免费文章

公义的护心镜 (PDF) PDF版本

公义的护心镜



在《因信得救、称义》和《圣经与称义》两文中我们讨论过如何在 神的面前称义。以弗所书6章对 神的公义的作用有更深入的解释。该章所说是关于 神赐给我们用于属灵征战的全副军装:

以弗所书 6:13
“所以,要拿起 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

对于这一节我想指出两点。第一, 军装是 神所赐的。因此,它不是靠你自己创造的。相反,这军装的制造者乃是 神。第二,穿上军装的人是你。神不会替你穿。 神为你准备了。现在必须是你自己把它穿起来。 这两点对于正确理解下面一节很重要。下面写道:

以弗所书 6:14
“所以要站稳了,用真理当做带子束腰,用公义当做护心镜遮胸……”

公义的护胸镜是军装中的第二件,也是本文的焦点。本章14-17节中所描述的各样军装并非随意命名的。 神所说的都是有道理的。因此,我们必须自问,护胸镜的设计有什么作用?相信我们大都能回答出来:在军装中,护胸镜的作用就是保护心脏。我们都知道,心脏在人的左胸,是人生命的重要器官。因此,护心镜的最大功能就是保护心脏。在圣经中,心的意思是人思想意识的内在,是内在的人。在我心里决定着我们是什么样的人。正如 箴言4:23 所说的:

“你要保守你心,胜过保守一切。因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发出。”

神的话语提醒我们要保守己心胜过一切。这里所说的心就是指我们内在的思想意识。确实,我们内在的思想意识、我们的心决定着我们“一生的果效”。难怪魔鬼撒旦会恰恰把矛头瞄准这里。撒旦想要的就是设法刺穿我们的心,也就是刺穿我们内在的思想意识。他经常使用的武器是定罪,以之攻击敬虔专一的基督徒,向他们的心里开火。定罪是他最有效的武器,因为定罪能使我们的心、即内在的自己生病。它也是最能摧毁 神人关系的武器。约翰一书中这样描述定罪及它对基督徒的影响:

约翰一书3:21
“亲爱的弟兄阿,我们的心若不责备我们,就可以向 神坦然无惧了。”

请注意这节里的“若”以及关于心的注解。定罪是一种严重的疾病,会殃及我们的心、内在的自我。当我们心被定罪时,就不能向 神坦然无惧。若是那样,我们真要质疑自己能与 神结成怎样的团契。神的心意是“你们要靠主常常喜乐”(腓立比书4:4)。然而,我们若不能向神坦然无惧就不可能靠祂喜乐。不过,如果(而且是只有)我们披戴上神所赐的军装来抵抗,那么魔鬼撒旦就不法 在我们的心里定罪。因此,关键就是要知道哪件军装能保护我们的心。以弗所书 6:14说:

以弗所书 6:14
“所以要站稳了,用真理当做带子束腰,用公义当做护心镜遮胸……”

保护心的那件军装就是“公义的护心镜”。可是这里的公义是什么意思呢?我们通常喜欢使用惯性思维来解读这一句,就是先入为主地认为公义是以行动为基础的。于是,我们就会认为本节中的公义指的是我们的自以为义。我们就会说“要是我够好,又做出好行为那我就是公义的。”可是,我们却忘了圣经说“所以凡有血气的,没有一个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称义”(罗马书3:20)。这里的公义不是我们自己的义,乃是 神的公义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全副军装。这是“神赐的军装,不是我们自己做出来的。经文并没有说“做出军装来”。它说的是“要穿戴 神所赐的全副军装” (以弗所书 6:11)。如果全副军装都是 神所赐的,那么其中的护心镜是谁的呢?是 神的。那么这可当做护心镜的公义又是谁的呢?那是 神的公义。这公义是凭着你的行动赢得的吗?不是!正如全副军装都是 神的,其中的每一件也确确实实是 神的。它不是你造出来的。你只不过是把它穿戴起来。至于这里所说公义的意思就是你全心全意地深信,因着神的恩典自己在 神的面前是公义的(神的公义),于是你不需靠自己在 神的跟前成义。这意味着你懂得了“没有一个因行律法能在 神面前称义” (罗马书3:20),也懂得了“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 神的荣耀,如今却蒙 神的恩典……就白白的称义”(罗马书3:23-24)。你必须承认恩典和行动是两回事。你也必须知道,圣经说的恩典不是恩典加上一些行动。就如经文所说:“既是出于恩典,就不在乎行为;不然,恩典就不是恩典了。”(罗马书 11:6)。这样,你就把“公义的护心镜”穿起来了(以弗所书 6:14)。否则,你的心就没有到保护,容易受到定罪的侵害。魔鬼撒旦将用他的诡计使你受困,因为你穿着的不是 神赐的全副军装而是自己的造的军装。你戴的护心镜是自己的义而不是神的公义。神已经宣告了自以为义的护心镜是虚假的。所以难怪穿着自以为义的“护心镜”的人在撒旦自我定罪的攻击面前是虚弱的。然而,我们若是穿着真正的神的公义的护心镜来保护我们的心,那么圣经罗马书8:1节的内容就会在我们的生命中实现:

罗马书 8:1
“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1"里的就不定罪了。”

Anastasios Kioulachoglou

 



脚注

1. 这一部分在所有重要的希腊文献中均被省略了。